包诸左:欲开道德之花,须新体制之壤

分类: 文学 作者: 时间:2020年01月15日

「包诸左:欲开道德之花,须新体制之壤」是一篇关于“道德,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专栏),由包诸左(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语言学和文学,文化时评”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现在很多人特别喜欢谈道德,我不是特别喜欢;针对个体行为谈道德犹可,我尤其不喜欢针对集体行为谈道德。

  胡适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中央文明办表示,我们的主流道德风貌是良好的。可是就在中央文明办发表回应道德滑坡现象那番谈话的前几天,九月二十三日夜间,遥远的甘肃省平凉市文明办一位曹姓副主任在家中遇害身亡,身中50余刀,据查系其情妇赵某所为。这位在文明办供职的曹副主任,没hold住,一不小心,和情妇一起,滑坡了。如此看来,那位甘肃省平凉市文明办的曹姓副主任,是非主流无疑。可是中央文明办发言人却举了一个很劣质的例子,他说用经济发展可以证明我们的道德没滑坡。这个逻辑很显然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经济发展和道德有任何关系,反而在农村等经济落后的地方会发现“民风淳朴”。虽然有句话叫做“温饱而后知礼”,但是切记还有另外一句话叫做“温饱思淫欲”。事实上只要在温饱线上,根本不是经济发达地方道德水平更高,而是制度发达的地方道德水平更高,同样没有制度的情况下,经济越落后的地方道德水平反而越高。因为经济发展的同时,若制度发展跟不上,必然出现道德崩塌现象。现实恰恰证明,没有良好的体制制度,经济越发达的地方就越野蛮,越有钱的人就越霸道,因为钱壮怂人胆,有钱人自认为有钱什么事都可以摆平。所以李承鹏说“中国民德没滑坡,中国官德在滑坡”是很正确的,因为当官的有钱有权,而且没有收到相应的监督约束,所以,他们的道德滑坡是正常的,不滑坡才是不正常的。

  所以,道德的问题其实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搀扶跌倒老人反被诬陷,很多人从道德、人性、心理各方面分析,这都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哪有这么多学问,一切无非经济问题。若全民医疗,被撞住院不用担心药费问题;若全民住房,不用担心子女工作、房子、生活问题;若全民养老,无须顾及落下病根给子女生活带来巨大压力——请问,哪还有这么多“无赖”老人呢?所以,很多人焦虑国人道德沦丧世风日下,其实大可不必。道德如花木,体制如土壤。若病在花木,修剪、施药、清洗即可。若病在土壤,你在花木再怎么下功夫也是徒劳,只有将土壤施肥、浇水、翻新才有用。现在很多人不问责体制土壤反推罪个人道德,可乎?不可。我相信道德需要的只是良好的体制土壤,只要体制得到改良,花木葱茏,指日可待。

  说真的,即使有染色馒头,即使有瘦肉精,即使有地沟油,即使有药家鑫,即使医生缝了肛门,即使城管殴打小贩,即使教授玩弄女学生,即使搀扶路边跌倒的老人也会被赖,但无论发生多少的恶人恶事,我从未对人性绝望。让我绝望的,是体制。体制是恶之源,体制是罪之本,体制是祸之根。换句话说,不是人的道德沦丧,而是体制的道德沦丧。不是个人无德,而是体制无德。在这种体制下,道德教育是没有用的。譬如,课本告诉我们拦路抢劫有罪,但是请问,天价过路费跟抢劫有什么区别?课本告诉我们要诚实守信,但是请问,曝光天价茅台的中石化员工如何成了内鬼?课本告诉我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请问,为何贪官贪污几亿判个几年而取款机错误出钱拿走几万的许霆竟然被判无期?课本还告诉我们……总之,和身边的完全两样。就拿中石化的内鬼来说吧,好不容易有一个道德不沦丧的人,怎么在这个道德很沦丧的体制下,怎么变得跟做贼一样?这是因为,你在捍卫自己的道德水平的同时,侵犯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此人之肉彼人之毒,为了维护既得利益,一些人早已把这个体制变成了要求你必须做恶人的体制。

  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同时潜伏者恶念和善念,人们离不开信仰,就是需要用信仰来不断镇压心中的恶念,鼓励心中的善念。在一个没有信仰,道德沦丧,金钱至上,利益第一的社会里,人们心中的善念永远得不到鼓励,恶念却不断被拔高。于是,这个社会的人都疯狂了。卫生部的干预指南没有用的,搀扶不搀扶跌倒老人,背后还是利益的纠结;利益的纠结背后,还是体制的不平等和缺位。

  欲开道德之花,须新体制之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