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慧:多事之秋三事件

分类: 哲学 作者: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肖雪慧:多事之秋三事件」是一篇关于“民权理念,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作者授权天益发布(专栏),由肖雪慧(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哲学,哲学专栏”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一.13个字引发一场闷声不响的强震

  这些年的六月,一向是不平静的,今年更成多事之秋,令人震惊的事件接踵而至。刚开月没两天,那个令良知尚存者不敢忘记、令心中有鬼的人坐卧不安的日子就到了。原本这一天可能像往年一样在表面平静中过去的,因为,十数年间,心中有鬼的一帮利用权力持续地对全民实施了强迫性遗忘术,措施之彻底,连标志这日子的两数字都从任何形式的媒体中消失了——我这里也不能用那两数字,而只能用“那个日子”来表示,要不然的话,这篇文字多半在电子信箱发送中不是给变成乱码,就是变成零字符,或者干脆让整个附件没了踪迹。可是偏偏有人不信邪,结果,这一天的成都晚报广告版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出现了据说用放大镜都很难找到的13个字:“向坚强的X·X死难者母亲致敬!”这13个嵌在密密麻麻广告中的小字,其实不大可能有人看得到;即便看到,在多年成功的强迫性遗忘术之后,许多人已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然而,对付这种事,效率就是高。当天便事发了,来自北京的不知该叫工作组还是什么“应急”处理小组的一拨人也在当天就进驻了报社。几天后,包括报社常务副主编、当日报纸责编、广告版负责人及该版好几个招聘的工作人员,有的撤职,有的解除合同,大有株连九族之势。其雷厉风行和出手凶狠,正应了一句出镜率、见报率很高的法盲口号:“从重从快”。至于为什么要对出现在广告版一角落的这13个字下此狠手,却是不可说。18年前那天,那么多热血青年死于非命,周年忌日来临,无论谁以无论烛光或文字来表达哀思、表达对遇难者母亲的慰问,于理于情于法都千该万该。所以,再怎么厚黑,下狠手的理由也不便拿上台面。于是只有悄悄黑办。

  说到这,一个具讽刺意味的情节不能不顺便提一下:这13个字出现在广告版,偏偏是强迫性遗忘术的结果。参加事件处理的人询问广告部一位被认定对此负有责任的年轻人时,问他知道“X·X”是什么,这位此时还稀里糊涂的倒霉小伙子以为是云南普洱发生的六点四级地震。的确,那天也巧了,头版头条大标题就是“6·4级,……地震”。

  二.“中国门户网站惊现纳粹标志”

  13字的所谓突发事件还没落幕,黑窑童奴事件已经浮出水面。谈及这牵涉面太广、对人性的冒犯太惊人的事件之前,还是先说说另一个几乎同时披露但人们并不太留意的事件吧。即,我国门户网站网易的管理员将纳粹标志用于网名,引起在华工作的德国友人抗议。

  数日前,凯迪网站-猫眼看人上标题为“中国门户网站惊现纳粹标志激怒德国友人”的帖子披露,6月12日,一位中德合资企业的德方管理人员在网易的BBS上发现该网站管理员的网名含有纳粹标志——“铁血卐小白”。她对网易公然雇佣同情纳粹的人为管理员感到愤慨。

  中国文明底线缺失,价值颠倒久矣。有人同情纳粹、崇拜希特勒,不足为怪。可怪就怪在,中国有着最为严厉的网管,专为管制网上言论而斥巨资的金盾工程,过滤词之多,到了神经兮兮的地步。前些天就遇上一次这著名工程发神经——我第一次点开了和讯个人门户上的相册,在留言处写了一句:“请教管理员,我想把这张照片(你们网站大概是从萧瀚的追远堂弄来的吧)换成我家猫咪的大头照。该怎么操作?”不料弹出一警告语,曰“含有禁用语,请重新……”我至今不明白,到底哪个词犯了禁。

  在自己的个人门户上由“追远堂”、“猫咪”、“大头照”……组成的留言遭遇黄牌警告,“铁血卐小白”却不仅毫无障碍地出现在中国的门户网站,而且是作为该网站一重要板块的管理员网名出现的。存在了多久,不敢妄断。但根据上述帖子提供的“铁血卐小白”在网易所发帖子的若干图片,可以断定存在时间不短。这位管理员在网上十分活跃,不仅以网名表示对纳粹的赞赏,发布的帖子也充满宣扬纳粹主义的内容,其中一个帖子有如下内容:“日本人从人种学概念上的低劣才是诱发我反日的根本原因……”。一位网民引这段话后,用粗体红字写下一句话,称他是“网易BBS上散布种族论最有力的管理员”。凯迪网站的帖子还披露,此人“不久前因为辱骂抵制反日的网友被网易BBS新闻负责人调离网易中日版块,但该管理员并没有离开网易BBS,而是在网易的中美关系版块继续担任管理员一职。”(http://work.cat898.com/dispbbs.asp?boardID=1&ID=1686858&page=1)这也证明“铁血卐小白”早就在门户网站上了,其种族论倾向也早就引起过网民不满,却既没有遭屏蔽,也没有被辞退,只是换了一块地盘继续掌管。这回,那位德国人点破了问题性质,表示将在德国的BBS上发表文章揭露中国知名网站网易公然雇佣同情纳粹的人作为管理员。事情闹到影响国家面子的地步,大概这网名是不便堂而皇之出现在门户网了。但如果不是事情已经闹开了呢?我敢肯定,这含有纳粹符号的网名还会安然无恙地继续存在下去。因为,事件本身已经表明,纳粹符号根本不在无数过滤词之列。

  20世纪三四十年代,纳粹德国推行的极权政治、铁血侵略和种族灭绝政策,制造了最深重的人类灾难。经历了那场与德日意法西斯作殊死较量的战争之后,警惕纳粹死灰复燃,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成了整个文明世界的共识和基本价值原则。然而,偏偏是挑战这种共识和基本价值的“铁血卐小白”可以在文网甚密的中国风光存在,即使因种族主义言论遭国内网民抗议仍然屹立不倒。相比之下,成都晚报因为“误登”向死难者母亲致敬的13字,立刻使一批人受株连——说“误登”,乃因成功的强迫性遗忘术使广告版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X·X是什么意思,否则,13个字再怎么合情合理合法、再怎么符合文明社会的通则,也别想登出来。

  一边是成都晚报事件:一条对死者母亲表示问候的广告语引来整肃和严惩,一边是对充斥于网络的反人类反文明言论的放纵。禁无权禁、不可禁的,宽纵不应宽纵的,反差意味深长。

  三.并非今日才惊现的黑窑、童奴、包身工……

  六月以来,真正触动了社会各界的,是山西黑窑事件。

  然而,媒体几年前就披露过中国有黑窑存在,有成年人、未成年人甚至儿童被困黑窑。但一如所有类似事件被揭露出之后,照例是两种结果。一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二是政府称高度重视、整顿、处理、措施得力……,无良媒体人配合表彰,于是坏事变了好事,劣政成了救民于水火的良政。而对社会大众来说,类似的甚至比这严重的事情多了去,矿难和其他人祸此起彼伏,近乎常态,使得我们社会本来就对他人苦难不甚敏感的神经更增添了一种疲劳综合症。但这一次,400多位父亲网上呼救,揭露的黑幕骇人听闻。孩子失踪、求告无门,父亲们不得不承担起本应由国家警察机构承担的工作,千里跋涉、四处寻访,冒险潜入黑窑侦察、卧底……他们亲眼目睹了一群衣不蔽体、骨瘦如柴的苦工在打手和狼狗看管下,在棍棒伺候和烧红的砖头烙背的威胁下,每日干活14小时以上。这些野人般的苦工大多是孩子,最小只有8岁,都是被骗、被绑架、拐卖来囚禁在砖窑被迫做苦工的,他们伤病得不到医治,伤病严重的甚至被活埋……;寻子父亲们向政府求助,遭遇的是推诿、拖延的不作为和通风报信、阻挠、转卖的乱作为……

  上千失踪孩子、黑窑苦工的惨况、黑窑数量的巨大、政府部门的冷漠和暧昧……通过互联网连文字带图片地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引起了广泛的愤怒。

  根据已披露的情况,一般人就可以判断出黑窑事件非比寻常:既涉嫌绑架、拐卖人口、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等一系列事关公共安全的重大刑事犯罪,也关涉人们普遍有切肤之痛的官黑勾结、公权滥用问题。可是,政府起初仍然沿用过去那种轻车熟路的处理方式。先是通过主流媒体统一口径定调为“非法用工”,提及黑窑苦工,包括凤凰卫视在内,都犹抱琵琶半遮面,配合“非法用工”的调子极其暧昧地使用了“农民工”一词,回避了处在常年囚禁状态的苦工其实是奴隶,而且大多是童奴、残疾、残障奴工,甚至有少女性奴。当事件继续发酵,不是由政府、由对公共安全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部门出面而是由总工会出面举行新闻发布会,也表明了想用“非法用工”来忽悠民众。总工会发言人的确不负所望,一方面用“侵犯农民工合法权益”的说法把事件圈在劳务关系范围,另一方面以“洪洞县曹生村黑砖厂残害农民工案件应该是极个别的现象”之说把事件缩小在洪洞县,并进一步缩小为“个别”,而且此时也没忘记评功摆好——一说“案件是在洪洞县公安局开展的民爆物品大排查专项行动中查出的”——好像案件的暴露不是家长常年奔走、各处寻访、卧底以及记者网上披露的结果,而是警局之功!好像当地警界对家长反复报案没有采取过漠视态度,也没有执法犯法!二来称各级工会近年来“做了大量维护农民工权益的工作,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农民工有问题找工会’的口号逐渐在社会上叫响。”然而,农民工苦,但好歹存在雇与被雇的关系;工资微薄,好歹有工资;每日辛劳,好歹在工余时间有行动自由。被困黑窑无工资无人身安全的苦工算哪门子农民工?已经揭露出来的黑窑遍布全国许多地方,何止在洪洞县?何止在山西?说“农民工有问题找工会”,两年前当王斌余四处求告时,工会在哪里?一个良善农民,为了得到自己的劳动报酬,所有该走的渠道都走了,直到被逼成杀人犯,也没见任何一级工会吭声出气。

  写到这,对于由总工会出面就黑窑事件发布新闻,忍不住还得在所发布内容之外说上几句。理论上,工会是民间社团,是公民结社权的产物,它独立于政府,代表职工跟政府或资方进行博弈。纵然我国在这问题上还没想与国际接轨,但起码面子上该过得去,别公开乱了二者关系,即政府别总想着拿工会当下属,工会也别甘于附属化而任由差遣,按官方既定方略说话、行事。此次总工会作为国务院联合调查组“组成部门”出面,并按被限定的调子发言,据我看,就很有些不尴不尬的政治乱伦意味。

  尽管如此,在这次黑窑事件上,政府还是有了值得肯定的进步。在种种令人发指的真相不断披露出来的情况下,承认了事件具有涉黑性质,在清查山西黑窑、解救苦工、寻找失踪孩子方面也像是动了真格。而洪洞县和山西省政府负责人先后出面道歉,虽说为情势所逼,但总算在人民面前把一向高高昂起、近一二十年昂得越来越高的头低了一回;虽说离现代文明社会的问责制还差距甚大,但好歹效法了一次古代统治者为消灾尚且要罪己一番的传统文明。然而,这不过是对民众心声的一种极其有限的回应。至今还有上千失踪孩子没有找到,黑窑表象的背后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也远没有揭开,更谈不上对导致黑窑事件的根源有所触动。可是黑窑事件的后续报道却已经从媒体淡出,一部分媒体又开始了习惯性的粉饰太平和唱颂歌。这些迹象提醒人们,一股强大力量正在把事件拉回到大事化小、劣迹变政绩的老路。

  四.必须努力争取一个对得起众多受害者的结果

  黑窑不过冰山一角,由黑窑事件突显的有组织的重大刑事犯罪和公共安全问题以及官黑勾结、官黑一体,其实还有更张狂、放肆的公开表现。别的不说,到处都在上演的暴力拆迁,其挑战文明底线的程度便丝毫不下于黑窑。如果不能通过黑窑事件触及问题根源,让文明在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继续失守,更令人发指的事件将随时从不可预料处发生。

  仅就冰山一角的黑窑事件来说,眼下最迫切的是找到所有失踪孩子和所有奴工,对每个受害者以真正的而不是象征性的国家赔偿。但不可止于这一步。

  黑窑的产生和长期存在,与一个极其尖锐的现实问题有直接关系。我国财富分布极端不平衡,在国家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十余年后,极少数巨富占有的财产已经可以跟最发达国家中富豪的财产一较高下,但数量庞大的贫困人口的贫穷程度却在加深,而且中西部农村有许多农民家庭处在极度贫穷之中。对他们中许多人来说,下煤矿、进砖窑,是等死与挣扎求生之间、不幸与更不幸之间的无奈选择。不公正的经济政策、特别是使农民种地致穷的农业政策应对此负主要责任。这种状况不改变,类似黑砖窑这样低成本、低技能要求的产业链是禁不了的。关注黑窑事件,决不能遗漏问题的这一面。

  作为涉黑事件,也决不是单纯的刑事问题。奴隶制以黑窑为载体长期的、半公开的活动在政府眼皮底下,这无疑是关系到公共权力严重蜕变的政治事件。如果说进行绑架、奴工买卖、豢养打手、非法囚禁役使奴工甚至杀人灭口的黑窑主、包工头是黑恶势力,那也只能算小角色。对这帮人固然必须清算,但更需要清算的是凭借权力吃定黑窑主,隔三岔五以检查为名索取钱财的部门。这些部门明知黑窑非法存在,却只管收钱、收了钱便为不法行为张开保护伞。事实上,黑窑的非法身份成了这些权力部门无形的滚滚财源。洪洞县曹生村黑窑主之妻张梅的话证实了当地政府部门利用黑窑非法身份敲诈钱财、收取保护费的事实:“他们说我们非法,所以就来要钱,除了要钱之外,什么也没有干。”黑窑事件,黑幕深、受害者众多,如果我们的社会仅仅满足于法办一批涉案窑主、打手,而不能从根上斩断官黑利益链条,不能以此为契机推动对官员和政府问责制的建立,减少权力作恶的空间,以推动国家政治生态的改善,就对不起所有陷入黑窑为奴的人和他们的家庭所承受的苦难,对不起那些为了寻子而付出巨大代价的父母和冒险披露黑窑真相的记者。如果不能在推动问责制的同时,清除长期的驭民术烙在人们精神上的奴性印记,在这场政府难辞其咎的人道灾难之后,还允许灾难转换成政治作秀资本的事重演,允许无良媒体制造出受害者“被解救”后感激涕零的画面,用“感谢谁谁谁”的语言继续遮蔽公民意识、继续在人民与政府的关系上制造蒙昧,那就只配沦为现代文明世界的弃儿而任由强权蹂躏和宰割。

  四年前,当孙志刚事件发生后,由于社会各界和媒体的共同努力,曾推动了政府与民间意志的互动,取得废除一部恶法的结果。但下半年开始的媒体整肃把言论空间收缩得越来越小,其后,官权扩张越来越无肆无忌惮,对公民权利的侵权越来越频繁和严重,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其中的经验教训值得记取。黑窑事件暴露的地下奴隶制冒犯人性尊严、挑战人们神经极限,社会各界借助互联网再次显示了民间的力量。此时,决不可半途而废,而必须以理性的和坚持不懈的努力推动社会变革,争取使我们的国家回归到文明世界,尊重作为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公正、人权。只有这样,才能从政治、经济、精神文化等方面消除黑窑产生的根源;也只有这样,表达自己真实的思想和情感而招灾惹祸、株连他人的荒唐事也才不会重演。

  2007-6-30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