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分类: 哲学 作者: 时间:2019年11月28日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一篇关于“韩水法,哲学宗教,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本站首发(专栏),由韩水法(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哲学,哲学演讲稿”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时间:10月25日晚上7:00-8:30

  地点:三教103

  主讲:韩水法教授

  讲座内容:

  德国研究中心搞了一个系列讲座,今天轮到我讲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大家都知道韦伯是20世纪最有影响的思想家之一,他的影响非常的大。他在20世纪是少见的,在19世纪像韦伯这样的人还比较多,但20世纪很少,到21世纪也许这样的人更少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韦伯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的研究领域涉及法律、政治、经济、哲学、宗教甚至音乐等,而且他在每一个领域都是有所建树的。韦伯是德国特色的学者,德国特色的学者有不少,像黑格尔也是德国特色的学者,他们都是天才式的人物。

  韦伯的理论体系非常宏大,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每一个领域进行研究,因为现在没有像韦伯那样知识极其广博的人。在中国和汉学界,韦伯最有影响的是他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当然韦伯还有其他很有影响的著作。我今天主要讲的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到底有什么关系,也就是说新教有什么理论和资本主义发生一个关系。

  一、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理论背景,也就是说韦伯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问题。

   (一)、韦伯的宗教研究。在韦伯广泛的研究领域里有几个研究中心,其中一个就是西方文明的特殊性。西方文明为什么与其他文明(比如东方文明、儒家文明)不同?这个问题就跟现代社会的结构: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

  西方文明的独特性体现在什么地方?这就是韦伯宗教研究的核心。韦伯关于宗教比较研究的有一个三卷本,北大图书馆就有。韦伯从新教研究到伊斯兰教(因过世未能研究结束)。他对宗教的研究体系是非常庞大的。对宗教社会学进行类比研究,对西方文明的特殊性进行研究:这就是韦伯的两个研究核心。那么怎样研究西方文明的特殊性?用什么方法?从哪里切入?韦伯最后选择了从宗教研究切入。

  1、世界合理化过程。

  2、宗教的经济伦理。

  3、宗教拒世起源和发展方向。

  大家知道,宗教一般是追求来世生活,拒绝现世生活的。韦伯认为每一种宗教的经济伦理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新教伦理不是伦理,因为伦理是理性的,而宗教是非理性的。宗教伦理包含很多因素,它与不同人群结合起来发生不同的历史作用。韦伯研究了世界上各种不同的宗教:从新教到儒教到伊斯兰教等。他研究每一种宗教的基本教条和信仰特点;研究它们怎样对人的生活方式产生影响,或者说他要研究的是宗教是怎样影响受这种宗教影响的地区和阶层的人们的心态的。韦伯对每一种宗教研究的核心都在于此。

  (二)、新教与一般经济问题的关系。这个问题自宗教改革以后一直是重要话题。宗教改革以后,新教地区与传统基督教地区产生越来越大的差别。人们很早就注意到这种差别了,那就是新教地区的经济比传统基督教地区的经济要发达得多。19世纪德国人持一直相当普遍的看法:新教徒是勤奋的、可靠的,天主教徒是懒惰的、不可靠的。当时在西方最强大的三个国家:英国、德国和美国,都是新教。 (有些学者认为18世纪的世界经济数中国最强,到了19世纪便成为英、德、美三中心了。)韦伯对新教是持积极看法的,他自己就是新教家庭出身。韦伯的家庭属于中产阶级,他的很多亲戚都从事商业。大家知道新教有很多派别,其中有影响的是路德派和加尔文派,韦伯最看重的是英国加尔文派的新教徒。

  新教与资本主义的关系不是韦伯的新发现,他新在着眼点上。新教是一种尘世禁欲主义,为什么一种禁欲主义宗教会在现实世界中成功?为什么它会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支柱?我们都知道一般禁欲主义的人是清心寡欲的,比如佛教就是禁欲的,佛家弟子就是清心寡欲的,连吃的饭都需要化缘得来。但是新教这种禁欲主义却反而使新教徒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这是为什么?韦伯说资本主义是在新教中发展起来的,那么资本主义精神到底在新教里找到怎样一个动力和依据呢?

  二、资本主义精神。

  中国现在正大踏步走向市场经济,可以说是在经济上走向资本主义。资本主义问题是世界的重大问题,不管是批评也好,还是研究它的兴起和发展也好,在这一点上是大家都不能否认的。马克思也谈资本主义,不过他是以摧毁资本主义为目的的。韦伯解释资本主义兴起的原因,因为西方文明的独特性是和资本主义的兴起联系在一起的。80年代韦伯的思想刚引进中国的时候,大家正在被不能解释现实的教条主义所困扰。大家看到韦伯的理论都觉得很兴奋,因为他的视角和观点对中国人来说是如此新颖。大家知道,马克思是从物质尤其是经济方面研究资本主义的兴起,而韦伯则是从精神方面研究资本主义的兴起。

  韦伯在研究新教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同时,还在研究古代和中世纪经济史,他还研究西方历史,一些领域是非常深奥的。为了研究欧洲中世纪的历史,韦伯学了许多欧洲古代语言,所以韦伯是一个天才式的人物。

  韦伯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解释有以下几点:

  1、西方文明的一般背景。古希腊是西方文明的正源。比如科学精神和形而上学,权力和法的思想,形式化的法律,民主化。

  2、西方特有的政治制度,比如合理的国家制度,城市(中世纪出现自由城市,一个城市像一个国家,比如威尼斯),自由城市是西方和中国的最大差别。中国城市是皇帝的,如果中国存在自治的话,那就是农村。西方特有的政治制度还有:拥有一定权力的市民,大众消费阶层和自由劳动。西方特有的政治制度直接推动资本主义的发展。

  3、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和管理方式。比如簿记、银行体系。

  4、这些东西不仅存在于新教地区,也存在天主教地区。韦伯所理解的资本主义精神不是一般精神。马克思认为社会形态是经历了从原始社会到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的变化的,韦伯认为资本主义自古就有各种形态,他所讲的资本主义精神是合理的现代资本主义精神。为什么这些合理因素没有在天主教地区产生?韦伯认为前面讲的三个层次的合理因素都整合起来,成为一个有机体系发动起来,然后成为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的产生需要一种精神和原动力,韦伯认为这种原动力就来自新教。新教的核心概念是“天职”。

  三、禁欲主义新教与资本主义精神。

  为什么韦伯说合理因素整合起来才能产生资本主义呢?前面讲的三方面的因素在所有西方地区都有。有人说资本主义起源于贪欲。韦伯举了个例子:如果某个工人每天收割1摩尔干的麦子,他可以得到1马克工钱;如果他一天能收2.5摩尔干麦子,那么他可以得到2.5马克;有时候为了抢季节工钱会提高到1摩尔干1.25马克,这样他要得到2.5马克,就只需要收割2摩尔干麦子。这个工人没有因为工钱的提高而多干活,他还是干和原来一样多的活,只不过这时候花的时间必原来少。韦伯认为波兰阶段工人就是这样的情况。(有人说这是一种文明歧视)。所以韦伯认为贪欲并不刺激资本主义的产生。

  韦伯认为现代资本主义不仅需要拼命工作,而且还需要专注、创新、具有高度的责任感。韦伯还认为在现代资本主义需要这样的态度:劳动被当作绝对自我目的,也就是说是为了劳动而劳动。这是德国人的抽象说法。 (康德的绝对意志就是从这里来的,康德也出身于新教家庭。)韦伯认为这种想法不是自然产物,而是精神教育的结果。工人是这样,资本家是不是这样?韦伯认为有些企业主过着悠闲的生活,韦伯认为资本主义企业也可采取传统的、悠闲的、知足的方式。韦伯的意思是要把挣钱这个活动当作目的而不是以钱为目的。资本主义企业方式并不能推动整合,用最有效的方式赚钱,突然有一天,田园牧歌式的生活结束,大家都拼命地赚钱,积累财富,不消费而用于商业投资。这种“革命”的原因是金钱本身还是资本主义精神发挥作用?

  什么是资本主义精神?韦伯引用富兰克林的话来对资本主义精神做了一个解释:

  “切记时间就是金钱,如果一个人凭自己的劳动,一天挣十先令,如果这天外出或闲坐半天,即使这期间只花了六便士,也不能认为这是他全部的耗费,因为他已经扔掉了五先令。”

  “切记信用就是金钱。如果一个人信用好,他就借贷得多,如果他还能善用,他就能得到更多的钱。”中国目前通过了《中国公民道德纲要》,里面就提到了“信用”,这也说明我们现在正大踏步走向资本主义,这不就是和资本主义精神相吻合的吗?

  韦伯提醒大家这些格言不是教人挣钱,这种伦理就是资本主义精神,现代资本主义精神。韦伯看到富兰克林的话具有功利主义色彩,但他认为这不是全部。他认为富兰克林这种观念的背后有更深刻的东西:自善,它与严格的禁欲主义联系在一起。

  韦伯又引了富兰克林的话:“你看见办事殷勤的人了吗?他站在君主面前,所以必能得救。”在韦伯看来,这就是“天职”。天职是神圣的职责,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它是利用一切合理的手段去挣钱,这里面有一种神圣的原因:上帝赋予他的职责。韦伯说天职的观念不是为了信仰而劳动,而是说明为什么拼命劳动。它是证明你已经获得了上帝的恩宠。什么是上帝的恩宠?我们知道新教是宗教改革以后分出的一派,它与天主教相对。在天主教里,信徒不可以和上帝直接接触,必须通过教会。人有罪,但可以赎罪,赎罪是要通过教会的。当时有教会卖赎罪票,就像中国一些干坏事的人烧香拜佛,拜完了又干坏事。菲律宾是一个天主教国家,它的绑匪特别多,因为有些人犯了罪就赎罪,赎完罪再犯罪。大家知道在新教里是有分支:路德教和加尔文教。但是他们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那就是认为人可以直接和上帝接触。这里我要引用马克思的一段话,因为我觉得他概括得很好:“路德战胜了信神的奴役制,只是因为他以信仰的奴役代替了它;他破除了对权威的信仰,却恢复了信仰的权威;他把僧侣变成俗人,又把俗人变成僧侣;他把人宗教中解放出来,又把宗教变成人心中内在的世界。”这样每个人直接面对上帝。这样一种宗教改革和变化对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本来忏悔是由神父帮助你的,现在却没有人帮助你了,单个个体感觉到空前的内心孤独。生活中决定性的机会(得救的机会)现在只有自己来决定了。

  加尔文里有一种“预定的恩宠”,意思是人是否得救是老早就预定好了的,跟你现世的所为没有关系(做善事也没有用)。这种“预定说”使人们陷入绝对失望的状态。在16世纪的欧洲,人们不可能不是基督教徒,人人都是信仰上帝的。按照加尔文的“预定说”人们是否得救是预定了的,那怎么还能促使人们拼命地工作呢?

  韦伯说虽然人们不能靠现世行为拯救自己,因为上帝已经永恒决定,但是人们可以通过现世来证明自己是得救的,以此来证明神恩。韦伯说这是一种极端的信仰,是完全非理性的想法。但是这种非理性的想法给人们以极大的动力。现代的、合理的资本主义原动力就是这种非理性的信仰。

  人和上帝的关系因此变得更加、脆弱,它为后来资本主义完全脱离信仰埋下伏笔。韦伯说你要服从上帝的神诫,唯一的做法就是取得成就。你的信仰是否坚定的表现就在于现世成就的多少。信仰说坚定,成就越大;相反,成就越大说明信仰越坚定。这是新教最微妙的一点。各种因素都包含在教义体系中,韦伯认为新教还有其他特色促进资本主义精神。比如:

  1、严格的禁欲主义,反对毫无节制地享受人生和人生所得的一切。新教反对毫无宗教价值的东西,然而他们不反对科学。

  2、营利活动从传统束缚下解放出来。营利变成神圣的东西。新教认为人受托管理上帝恩赐的财产,对每分钱都必须有交代。他们把任何穷人都看成好逸恶劳的罪犯。英国以前是要抓流浪犯的。新教认为人要用自己的成就为上帝增加荣耀,要对上帝赋予你的财产保值甚至增值,所以新教徒是怀有很沉重的心情的。

  3、天职概念。新教认为职业有没有用首先取决于为社会提供多少财富,其次才考虑个人营获利。正是有这样一种观念,所以西方人对于捐款是很用踊跃的,现在很多中国学生都申请奖学金去美国念书,其实这些奖学金很多都是来自捐款。新教还为现代劳动专业化分工提供道德依据。

  4、有要求统一的倾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禁欲主义反对一切感官倾向。他们以理性方式安排世界一切活动。比如他们对形式化的合法性的称颂就是他们理性方式的一个表现。统一性直到今天还对生产统一化产生影响。

  5、加尔文反对在基督教基础上让国家、教会垄断国家权力。所以自由主义的发展与新教有很大的关系,自由主义最早在英国产生,现在美国是自由主义的大本营。他们认为享用特权的、借贷的、掠夺的资本主义都是不合理的资本主义。韦伯在这一点上非常赞同加尔文的看法。所以德国人认为韦伯是亲英派,亲英派在当时是不好的。韦伯认为自由贸易是从新教徒发展来的。

  禁欲主义节制有度,态度认真,工作异常勤勉,他们对待工作就像对待上帝布置的作业。以天职观念为基础的禁欲主义是现代资本主义精神的决定性要素之一,也是现代文明决定性要素之一。

  四、结尾。

  各种合理因素整合起来之后资本主义就自己运转起来了。而一旦资本主义运转起来之后,外在的、非理性的、信仰的东西就没有意义了。资本主义成为自足运转的体系。中国自改革开放以后越来越快地进入资本主义,现在下不来了。当然我这个说法比较简单,北大有经济学家,他们的解释是复杂的,详细的。

  为什么资本主义会变成一个自主体系?

  1、像市场自由、企业经营自由,一旦合理起来之后就是完整的、自足的,所以不再需要外在的、非理性的、信仰的东西。

  2、同时推动社会、政治合理化:官僚制体系形成(这是一个中性说法,不带任何贬义),形式化法律的确立。官僚制的、日益合理化的东西变成不可控制的力量,成为自主的现代文明体系。

  现代资本主义由信仰推动而运转,然而一旦运转起来之后就谁也控制不了了。因此我们进入现代文明体系就出不来了。所以从总体上说韦伯对资本主义的看法是悲观的。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必将被共产主义所代替,他的看法是乐观的。但是看看中国的实际,我们发现社会主义的东西已经一点一点地被资本主义的东西代替了。所以韦伯的看法更有道理一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