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濂:全民开讲2.0时代

分类: 哲学 作者: 时间:2020年02月11日

「周濂:全民开讲2.0时代」是一篇关于“WEB2.0,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专栏),由周濂(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哲学,哲学专栏”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一个被反复定义的时代很可能是一个无法被定义的时代,尤其当它被冠上后现代、后革命、后殖民、后东方之类的头衔,就愈发凸显出面目模糊和身份不明来。托网络的福,现在我们有了再次获得定义的机会,这是一个更加技术化和专业化的说法,叫做web2.0时代,尽管它在形式上仍旧残留“后web1.0”的痕迹,但是在内涵上却已获得了相当实质性的指认。按照web2.0鼓吹者美国人吉姆•昆尼的说法,从web1.0到web2.0,最根本的变化发生在:“web 1.0 的模式是读, web 2.0则是写和贡献;web 1.0是静态的,web 2.0是动态的;web 1.0的内容创建者是网页编写者,web 2.0则是任何人都可以创建内容。”

  博客(Blog,又称网上日志)、维基百科(Wikis,一种让任何人能够即时、匿名且民主地更新和编辑网页的软件)是web2.0主导力量,在这样一个崭新的互联网时代,网络用户不再只是内容的消费者而是内容的创造者,他们已经从web1.0时代各门户网站BBS上的二等公民翻身成为拥有博客自留地的包产到户者。如果说web1.0是少数人说话、多数人旁观,那么web2.0就是大家一起说话并且彼此旁观。一句话,这是一个“全民开讲”的时代。

  乍看上去,“全民开讲”承诺了一个无比美好的愿景:它不但可能兑现法国人贡斯当所说的“古代人的自由”,而且还可能实现“现代人的自由”。其中古代人的自由指的是公民直接参政议政的自由,古希腊雅典城邦“参与式民主”是其理想的典范;现代人的自由指的是保障个人独立空间免于外力骚扰的自由。但是当我们深入了解web2.0的真实特性后,就会发现这样的预期也许过于乐观甚至天真。

  传媒学大师麦克卢汉曾有名言:“深入一种文化的最有效途径是了解这种文化中用于会话的工具。”波兹曼的观点比麦克卢汉更加鲜明,在他看来,“某个文化中交流的媒介对于这个文化精神重心和物质重心的形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波兹曼身处的是电视时代,在他看来,正因为“电视无法表现政治哲学,电视的形式注定了它同政治哲学是水火不相容的”,所以通过电视来探讨和传播“公共话语”以及一切曾经“严肃过的东西”,就必定会让它们成为“娱乐的附庸”。波兹曼虽然极力渲染电视时代对于公众话语可能造成的戕害,但对电视本身却并不反感,“为我们提供纯粹的娱乐是电视最大的好处,它最糟糕的用处是它企图涉足严肃的话语模式——新闻、政治、科学、教育、商业和宗教——然后给它们换上娱乐的包装。”所以如果波兹曼亲眼看见超女活动,一定会为之大声叫好,因为它体现了电视的最大好处,却没有或者甚少体现电视的糟糕用处。

  波兹曼说,电视原本无足轻重,只有当“它强加给自己很高的使命,或者把自己表现成重要文化对话的载体”,危险才会出现。同理,尽管web2.0为我们呈现出全民织网、全民开讲乃至全民参的繁荣景象,但如果因此指望博客和维基百科能够推动人类知识积累、实现现代人的自由、乃至承担起雅典“公民大会”的政治功能,那就可能产生问题。事实上,就目前所见,web2.0虽然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参与、表达、个性、自由等启蒙主义价值,但与此同时网络本身所独有的“市场效应”和“剧场效应”也让“全民开讲”越来越有沦为“全民乱讲”的危险。

  以维基百科为例,匿名制下的全民乱讲已经迫使网站编辑在“乔治•布什”词条后面贴出如下的官方提示:“为解决最近出现的恶意窜改问题,新用户或匿名用户不能对此页进行编辑。请对有可能进行的改动开展讨论,或者提出解除保护。”而一旦全民乱讲的趋势迫使网站对参与编写词条的网民进行实名制管理乃至资格认证,维基百科就将丧失全民开讲的2.0本质。

  在web2.0时代,一个颇具悖论性质的现象是话语权的彻底碎片化与话语权的极易集权化同时存在,这既导致了千千万万相对封闭的网络小社区,从而实现所谓“有限人的有限联合”(比如豆瓣读书小组),同时也催生了一茬又一茬的娱乐领袖和网络意见领袖及其假象公众和即逝公众。

  “意见领袖”是一个应网络而生的头衔,它的有趣之处在于,一方面它是言论自由的直接产物,另一方面它又在某种意义上与自由概念背道而驰。一旦我们把真正的自由理解成不是自由地逃避什么,而是主动地承担什么,不是一种权利更是一种责任,那么所谓的“意见领袖”其实就是在做一项免责宣称,它暗含了这样一层意思:我的所言所行仅只是个意见,意见只需按照意见的自身逻辑来将之做到极致,除此之外,我不准备承担更多的责任——因为“意见”无须成为“知识”也不必向“真理”靠近。

  当没有人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之后,全民乱讲就会成为主流,我们就会看到许许多多以“冒天下之大不韪”搏出位的个体。然而这是一个边际效用迅速递减的做法,由于技术门槛过低,所以赖以成名的手段和工具很快就成为他人模仿的对象,并且被迅速消耗殆尽:一个芙蓉姐姐出名了,就会有千万个菊花姐姐站起来;一个木子美红了,就会有千万个流氓燕摇身出现。可是人类的想象力终归是有限的,这种疯狗般追逐标新立异的局面很快就会因为出名资源的过度消耗而回归平淡。

  除去全民乱讲的威胁,博客运动的最新尴尬是,随着老徐(徐静蕾)、李老大(李冰冰)这些传统名人对博客的“逐臭而动”,导致曾经以“全民织网”鼓舞了无数网民的博客运动正在丧失其最激动人心的草根性和平民精神。如此一来,刚刚被web2.0定义的这个时代就将再次面目模糊和身份不明。

  (发表于三联生活周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