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肃:台湾民进党的可能走向

分类: 哲学 作者: 时间:2019年12月03日

「顾肃:台湾民进党的可能走向」是一篇关于“台湾大选,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专栏),由顾肃(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哲学,哲学专栏”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从民粹主义起家的民进党,也尝到了操弄民粹政治的恶果。从2006年的县市长选举,到2007年的“立委”选举,再到2008年3月的领导人选举,民进党一再地惨败,只剩下7席县市长、27席立委(全体的四分之一),而马英九以高出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221万张选票的成绩当选,台湾实现了二度政党轮替。民进党在执政8年后再度下野。如此大势似乎让人觉得国民党至少可以执政8年,甚至12年或16年,民进党看起来大势已去。

  但是,出乎人们意料,马英九执政团队上台两个月,由于国际总体经济形势恶化,石油和粮价高涨,加上其领导班子处理经济和民生问题不如人意,其支持率迅速下跌至三到四成。尽管马团队在开放两岸直航、陆客来台、放宽两岸投资限制等举措上也做出了相当的成绩,但其效果却非一两个月所能见效,甚至要等上一两年。马团队迅速下滑的支持度似乎又给民进党以政治刺激,于是他们摩拳擦掌,希图东山再起。这也给台湾政治的未来发展增添了新的变数。

  “大选”失败后的民进党主席是蔡英文,这位曾经担任过陈水扁执政团队中“陆委会主委”的“小龙女”,显然是民进党诸派系暂时妥协的产物。蔡英文家境富裕,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取得国外名校的政治学博士等学位,又有在政府工作的经验。也正因为这种总体背景,她与民粹政治距离远些,不大赞成那种情绪化、非理性的对立政治,因而呼吁民进党的立委们“理性问政”,不要专门打口水仗,进行负面问政。但是,这与民进党一贯的民粹政治作风并不相符,有多少人能够听从她的建议,还很难说。蔡本人仍然持有台独理念,但并不是深绿原教旨派,因而带有某些理性色彩。她目前在民进党中的所作所为尚可圈点,她本人没有派系支撑,手中既无立委,也无行政官员团队,因此,她若想主导民进党到三年多以后与马英九竞争,还在未定之天,除非到时候其他几个派系仍然没有推出自己的代理人。蔡也在网罗一些与她的政治理念接近的中青年,试图改造民进党。包括让一些高学历、本省背景的政治新人出来竞选县市长,这些人与深绿原教旨派保持距离,在政治理念上虽然仍然持有“主体意识”,但主张理性对待已经本土化的国民党,减弱族群对立,甚至也认为有必要对大陆开放,包括直航三通。甚至还有人主张民进党更名为社会民主党,以偏左的政治意识形态参与政治。这是一些新的动向,值得我们认真对待。万一这一派人主导了民进党并且取得台湾的执政权,则是两岸关系中的一个新课题。这将意味着民进党的一次大改造,美丽岛系和其后的一代人将退出政治舞台,让位给这个比较理性务实和无原教旨深绿色彩的新生代。

  当然,派系实力仍然是台湾政党政治的一大支柱。由于数度选举失败,民进党内的几个主要派系的领导人都暂时无法担任主席,但这并不表示这些派系就此沉寂。事实上,与蔡英文竞选主席职位的辜宽敏,就是民进党原教旨派的台独大佬,只是他没有进入执政团队,因而不承担失败的责任。除了深绿的台独原教旨派以外,陈水扁一派仍然拥有相当大的资源,特别是他主导的“福尔摩萨基金会”拥有庞大的资金,其数额远超过民进党目前拥有的经费。而担任过“行政院长”的几大“天王”,也各有自己的班底和派系基础。苏贞昌不会满足于2008年当“副总统”候选人,到2012年会不会出来竞选,也难说。谢长廷近来已经推翻自己竞选中宣布的选败就永远退出政坛的承诺,声称要“拔剑再战”,尽管他自己数十个弊案均未判决,但仍然不甘心沉寂退隐。目前看来,由于这些派系的头面人物均曾经执过政,对于民进党的恶劣执政记录均有责任,他们要想重新夺回执政权,希望并不大。但是,他们利用已有的势力继续在民进党里发挥重要影响,则会阻挠新生代的兴起,影响民进党的政治走向。目前的蔡英文也不得不看这些人的脸色,因而在政治发言中也还会经常眷顾这些人的想法。而且,7月20日,民进党改选出30席中执委和10席中常委的新权力结构。陈水扁嫡系人马罗文嘉、许添财都当选中常委,前新潮流系也选上两席中常委,若加上当然中常委,前新潮流系成员占了5席,居于优势。向来被视为民进党内“改革派”象征的新潮流系,其政治思维比较理性,与深绿原教旨派、陈水扁和几大“天王”的派系均保持一定的距离。该派系曾经受到过民进党占据执政高位的当权派某种程度的排挤,但此次在民进党大败的背景下复出,会对民进党的未来走向有所影响。

  当然,长期操弄民粹政治的民进党脱胎换骨的难度相当大。在此惯性之下,继续就各种议题玩民粹,在“立法院”指挥其少数派立委打口水战,进行非理性的政治煽动,甚至发动其支持者开展街头抗争。民进党基本上没有扮演过忠诚的反对派的角色,因而并不是民主政治的建设性伙伴,这就使得国民党的执政困难重重。马英九以正直清廉守法的形象赢得民众支持,但在百废待举的情况下没有表现出坚强果敢的领导能力,一个高学历但执政能力不高的执政团队使得民众支持度迅速下降。因此,未来台湾政治的走向的确还相当复杂。从2009年底的县市长选举到此后的“立委”选举和2012年的领导人选举,马英九和国民党又将面临严峻考验。如果民进党借着国民党执政成效不大而再度赢得更多地盘,走出其低谷,则台湾政治将会更趋复杂。当然,其前提条件是国民党自己不断地犯错误,以致失去选票。09年底的县市长选举是个关键,如果民进党有新人成功出线,则国民党和祖国大陆都将长期与这样的新人打交道。反之,如果国民党和马英九能够通过更大胆的政治改革和政策措施而止住目前的民意支持颓势,则民进党将仍然是一个少数派的弱势反对党,其世代交替将加速进行,旧人迅速淘汰出局,甚至也不排除民进党分裂,别组新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