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鸽:当代社会科学对社会基本矛盾的新认识  

分类: 哲学 作者: 时间:2020年02月13日

「健鸽:当代社会科学对社会基本矛盾的新认识  」是一篇关于“社会科学,社会基本矛盾,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专栏),由健鸽(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社会基本矛盾理论是历史唯物主义科学体系的重要构成部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理论基础。由于历史的局限,一个多世纪以前的马克思只能抽象而科学地发现社会的发展是社会基本矛盾运动、变化的结果,而在具体的意义上却错误地把社会基本矛盾概括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并根据错误的社会基本矛盾理论推导出了一系列空想社会主义错误理论。这是因为马克思时代辩证唯物主义整体科学体系尚不存在,辩证唯物主义哲学还没有完成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历史发展的必然过程,与此相对应,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对社会运动发展规律的具体的科学认识也就不可能存在,因而马克思不可能在具体的意义上正确地认识到社会基本矛盾的本质。

  运用当代辩证唯物主义整体自我决定原理和整体对应原理来分析传统的社会基本矛盾理论,自然会发现其中的错误。生产关系是在生产力的基础上生成的,是生产力整体自己决定自己各部分之间的生产关系,若生产力发生了变化,生产关系必然随之发生相应的变化,因而,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是生成性对应关系,而不是矛盾对立关系,生产力与阻碍生产力的形成和发展的异化力之间的关系才是矛盾对立关系,这就是说,生产力与异化力之间的矛盾才是社会基本矛盾,更具体地说,实现社会整体利益的生产力与阻碍社会发展、损害社会利益的异化主体之间的矛盾才是存在于任何社会形态中的社会基本矛盾。

  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某一质、量的生产力严格地对应着某一质、量的生产关系。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原理当然是正确的,但是,把这一原理本身当成社会基本矛盾则是错误地扩大了矛盾概念,是错把对应当对立的错觉。

  根据对应原理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经验,也可以认识到传统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理论的错误。既然把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规律当成社会基本矛盾是错误的,那么,把生产的社会化与私有制之间的关系确定为矛盾对立关系、从而把生产的社会化与私有制的“矛盾”当成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也就是错误的。

  矛盾对立关系既不是事物自身的运动能力与其运动形式之间的关系,也不是两个事物之间的关系,而是同一事物内部两种相反的力量之间的关系,并且,矛盾双方同时存在而又同时消失,而如果私有制被消灭了,生产的社会化依然存在,更何况这里的生产的社会化这一概念是广义的,而私有制是个狭义的所有制概念,这一理论逻辑本身就违反了事实的逻辑,犯了以抽象代替具体的逻辑错误。因为商品生产的社会化要求私有制的发展,而代替商品生产的产品生产的社会化则使私有制的存在成为不必要。

  人类的生产活动从来就是社会化的活动,分工和产品交换只是生产的社会化的一种特殊形式,在以分工和产品交换为社会化形式的生产条件下,生产力的各个部分能够且有必要由各个社会劳动个体在时间上同时、在空间上异位地独立支配,所以,生产力的各个部分能够且有必要由社会劳动个体独立占有,至于劳动个体是私人还是联合起来的私人都是一样,市场经济发展的历史也表明,随着商品生产的社会化程度的提高,要求尽可能多的劳动者个人参与支配社会生产,即要求私有制的社会化。

  运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原理来分析:如果社会用来进行生产的工具是仅有的一个方圆数十万公里的宠大机器,这个机器又只能由社会中的全部劳动者共同使用,那么,不论是全部劳动者同时运用还是分批轮流继时运用,社会权力都没有必要规定生产资料私有制。正象运用辩证唯物主义整体对应原理所揭示的那样,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是严格的生成性对应关系,生产的社会化的某一形式严格地对应着某一占有形式,所以,抽象地认为生产的社会化要求取消私有制和要求发展私有制都犯了以抽象代替具体的错误,具体地回答什么样的生产的社会化要求确立与之相对应的什么样的所有制才是科学的。

  可见,只有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生产的社会化与私有制之间关系的认识摆脱了矛盾对立关系的错觉、并实现了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整体过程、从而认识到了生产的社会化的具体形式与所有制之间的具体的对应关系之后,才能获得科学的、可直接用来指导社会主义实践的理论。传统的社会基本矛盾理论已经存在着把对应当对立的错误,而传统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理论又增加了以抽象代替具体的错误,所以,根据这样的模糊的和错误的理论必然推导出一系列空想社会主义错误理论,从而必然使社会主义运动处于空想状态而屡遭挫折。

  所谓“生产力作用于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在一定的条件下反作用于生产力”的传统理论实质上是荒唐得不能再荒唐的错误理论。须知,作用与反作用只能同时存在,如果生产力作用于生产关系,那么,生产关系只能同时反作用于生产力,而不可能只在一定的条件下反作用于生产力。

  生产力整体自己决定自己、自己作用于自己,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不过是生产力自己决定自己的运动方式而已,社会生产力整体自己决定自己各部分之间的生产关系,从而决定自己以一定的方式来实现一定的结果。所以,生产力整体是通过改变自己的生产关系来促进或阻碍自己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是生产力自身对自身的促进,而不是生产关系的促进,生产力整体是通过作用于自己而把生产关系生产出来,而不是作用于生产关系,正象人以吃喝的方式作用于自己而不是作用于吃喝一样。因此,所谓“生产力作用于生产关系和生产关系在一定的条件下反作用于生产力”的现象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事物的能量与自身的运动方式和运动趋势之间是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不是矛盾双方相互作用的关系,决定者与被决定者之间是生成性对应关系,而不是矛盾对立关系。

  人运用自己以前的能力决定了其现在的行为方式(关系、状态)从而决定了其现在的行为结果,而不是人的行为方式决定了人的行为能力和行为结果,人现在的行为方式连同现在的行为结果都是人自己以前的力量决定的。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矛盾”的理论也是错误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是社会整体同时存在的两大部分,是社会整体力量的两种不同形式,不是两种相反的力量,因而是同时共生性对应关系,而不是矛盾对立关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和上层建筑在一定的条件下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的现象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因为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不可能独立于对方而存在,所以,不论是经济基础还是上层建筑都不可能独立地作用于对方,当经济基础或上层建筑被改变时,必定是包括经济基础或上层建筑自身在内的整体作用的结果,而不可能是经济基础或上层建筑独立发挥作用的结果,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所构成的整体自己决定了自己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作为生产力的经济基础与作为生产力的上层建筑所构成的整体——社会生产力与异化力之间的矛盾才是社会的基本矛盾。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既不存在谁决定谁的问题,也不存在矛盾对立关系,社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是由社会整体自我决定的。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可以发生在整体与部分之间,或发生在整体自我继时性关系中,换言之,一事物的现在决定此事物的未来,此时的社会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决定了未来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

  上述的道理就是根据当代新生的辩证唯物主义整体科学关于整体对应原理、整体自决原理和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发展过程中的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而得出的、违背人们的经验直觉、违背传统观念而又符合事实本质的科学结论。由于马克思时代辩证唯物主义整体科学尚不存在,马克思不但不可能具体而科学地认识社会基本矛盾,更不可能科学而具体地认识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本质,认识不到生产力包括作为经济基础的生产力和作为上层建筑的生产力,认识不到社会意识、社会权力等上层建筑也是社会生产力的重要的、必需的构成部分,因而不但不可能科学、完整、精确地了解生产力的性质;不可能科学而具体地解释社会历史的发展、社会经济活动和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不可能使社会主义在具体的意义上由空想转变为科学,反而创立了逻辑化的、终极形态的、荒谬的空想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今天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有真正继承传统理论中的真理和彻底根除传统理论中的错误,才能使社会主义理论由模糊转变为清晰、由空想转变为科学;才能彻底性地根除社会主义者之间的惨烈的历史性恶斗;才能避免社会主义运动再次发生历史大悲剧;才能迎来科学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