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春鹏:雷蒙·阿隆的思想核心是历史哲学

分类: 哲学 作者: 时间:2020年01月15日

「郝春鹏:雷蒙·阿隆的思想核心是历史哲学」是一篇关于“雷蒙·阿隆,萨特,历史哲学,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专栏),由郝春鹏(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哲学,外国哲学”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法国学者雷蒙·阿隆早年与萨特同学,在巴黎高师研读哲学,主要研究历史哲学;二战爆发后同戴高乐转战英国,从事政治活动;法国解放后则从事新闻评论工作,并思考社会学、政治学以及国际关系等领域的问题;晚年在欧洲各大学主要讲授社会学与历史哲学。

伏尔泰首次使用历史哲学这个名词,其发展引出两大路向:一是对历史进行的哲学思考。伏尔泰的初衷即是如此。另一个是德国历史学派的传统,这一传统可以上溯到维柯,其发展因结合历史神学而开辟了一个历史主义化的方向。阿隆的历史哲学源自批判的历史哲学、新康德主义与历史主义。

阿隆的副博士论文题目为《批判的历史哲学》。这自然让人想到了康德哲学。康德晚年从事历史研究,《历史理性批判》这部作品虽已在他脑中有了雏形,但未及付梓他就过世了。狄尔泰和阿隆都想完成这一工作。阿隆的历史哲学即以“批判”为目标。历史理性批判即对历史或说历史认识进行批判地思考,从而为人的历史认识找到合理的限度。

狄尔泰、李凯尔特、西美尔、韦伯等人是新康德主义者或其追随者。虽然他们自称新康德主义,但与康德有一个关键的不同,从而使历史哲学转向历史主义。在新康德主义者那里,“物自体”被视为一个假设而取消了。因为理性自身的限度,物自体被认为是一个理性难以企及的东西,人们不能确定甚至无法描述它的存在。以此看待历史问题会产生同样的结果,即超越历史现实背后的“物自体”(历史规律)也是一种假设。不同的历史阶段都隶属于自己当下之系统,彼此间并无超越各个历史的共同规律或标准。

乐观的历史主义者可以统摄整个历史进程,并赋予其光明的未来与希望,康德和黑格尔都持此论。然而悲观的历史主义者则只承认当下,它严守“限度”,绝不越雷池半步。而当这种历史主义与价值问题结合时,伦理相对主义便出现了,各个历史阶段无优劣之分,甚至好坏也没有了标准,有的只是差异和不同。而这些不同在互不关联的情况下自然彼此相安无事,但历史是关联的。阿隆看到了历史主义所可能带来的问题,所以重新提出一种历史哲学,这种哲学必须是批判的。他要拯救哲学,但不是否定历史。

历史主义使得价值和哲学成为一种假设。理性的人不会承认这种假设的真实性。同时,阿隆也看到对这种假设的否定同样是一种“假设”。批判的态度是对认识论而言的,人类自身的限度使得自己难以超越物自体,因而任何“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假设,但反之亦然,任何对“物自体”否定的说法也是一种假设,这种否定也应当接受批判的“批判”。这是历史主义为了不越雷池而实际越过雷池的一步。历史主义者可以承认当下历史和价值的合理性,但是他并不能因此断定这种合理性与其他历史阶段的合理性是一种“争”的关系。在阿隆看来,与其说是争,不若是“和”。不同代表的是历史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并不是非此即彼的矛盾,它们是历史的立体呈现。

阿隆看到了当代社会的价值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的问题,但是否弃历史多样性而重新回到一种抽象价值也不是他的目标。历史并非无规律可循,用阿隆的话说,历史“之中”有规律。这种规律性使得历史也有某些可以为理性所认识的方面,进而,“历史哲学”也得以成立。至于这种规律是什么,则需要在阿隆的社会学作品中寻找答案。

严格地说,阿隆的历史哲学并没有挽救历史主义带来的问题。他从进入哲学之门便思考历史问题,中间游走于历史与现实生活,晚年开始总结历史哲学问题,但直到去世也未能完成其最后的作品,所以他的历史哲学正像其博士论文的题目一样,只是一种“导论”(博士论文标题为《历史哲学导论》)。阿隆的贡献在于他是一个与古典主义者最接近的人,始终尝试挽救哲学在现代所遇到的危机。

【作者单位】郝春鹏,上海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标签:

推荐阅读

郝春鹏:雷蒙·阿隆的思想核心是历史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