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萍: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传统及其历史嬗变

分类: 哲学 作者: 时间:2020年01月18日

「何萍: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传统及其历史嬗变」是一篇关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哲学中国网(专栏),由何萍(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人们通常把20世纪欧洲那些最富有创造力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冠之以“西方马克思主义”,以此把它与第二国际和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区分开来,标明一种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的形成。那么,这个传统具有那些特征、它的内部有那些派别、它的发展趋势如何?我们应该如何叙述这一哲学传统的发展和历史嬗变?厘清这些问题,对于我们讲授“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这门课程十分重要。为此,本文从本课程的教学实践出发,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的形成及其嬗变作一历史的考察,在此基础上谈谈自己对讲授这门课程的一点看法,以求教于学术界同仁。

一、从佩里·安德森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叙述谈起

要讲授好“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这门课程,首先要弄清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概念及其传统的流变。“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概念早在创立之初就提出来了。1923年,柯尔施在他的《马克思主义和哲学》一书中,明确地提出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概念,以此标明从梅林、罗莎·卢森堡传承下来的西欧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以斯大林为代表的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在哲学传统和政治观点上的对立。由于处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始时期,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还没有全面展开,所以,柯尔施只能提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概念、说明了这一哲学传统的性质和特点,而不可能叙述这个传统的历史过程。到了20世纪70年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经过了几代人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历史风貌。这时,佩里·安德森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及其流变作较为系统梳理,这一工作奠定了20世纪70年代之后有关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讨论的基础。鉴于此,我们选择佩里·安德森对西方马克思主义传统及其历史进程的叙述,探讨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传统及其在当代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发展。

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一书中,佩里· 安德森指出:“西方马克思主义尽管存在种种内部分歧和对立,却仍然构成一种具有共同学术传统的理论。”[2]佩里·安德森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这一定义包含着三层意思:其一,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第三代,是一种既不同于第二国际,也不同于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其二,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内部是不统一的。佩里·安德森列举了从葛兰西、卢卡奇、科尔施到萨特、列菲弗尔、阿尔都塞、科莱蒂,以及法兰克福学派的几代哲学家,认为,这些哲学家的思想虽然不同,但都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个学术传统谱系中的主要代表人物[3];其三,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主要产生于西欧和南欧,即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并不包括英美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佩里·安德森没有把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传统上嬗变出来的英国和北美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列入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谱系中。这是因为佩里·安德森写作《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一书的时间是1974年初。在那个时候,英国和北美马克思主义哲学都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这些国家的一些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包括那些具有原创性的哲学形态还没有完全形成,更谈不上产生世界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佩里·安德森当然不可能把它们列入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谱系。尽管如此,佩里·安德森本人还是期望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够在英美得到发展,因为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只有在英国和北美得到发展,才能解答当代资本主义面临的最富有挑战性的课题,也才能从中获得新的生命力。他说:“除非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和英国——一个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帝国主义阶级的国土,一个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工人阶级的国土——占统治地位,马克思主义就不会同二十世纪下半期资本主义文明用以对抗马克思主义的那些课题的充分影响进行较量。”[4]如果说英美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在20世纪70年代只能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一种期待,那末,20世纪末的英美马克思主义的实际发展已经把这种期待变成了现实。这一现实表明,佩里·安德森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定义虽然是不完整的,但却是历史性的和开放性的。这种历史性和开放性要求我们结合当今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反思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传统及其变化。

历史地看,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随着“新左派运动”的失败、新社会运动的兴起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一方面是葛兰西、卢卡奇和柯尔施,以及霍克海默、阿多尔诺、马尔库塞开创的以意识形态的文化批判为主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逐渐衰弱,另一方面是英美分析哲学、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兴起,逐渐成为当代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主流,从而向人们展示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前景。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所发生的这一历史变化不仅使我们有可能、而且要求我们必须把英国和北美马克思主义哲学纳入到当代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谱系中加以研究,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完整地呈现20世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风貌。

然而,从逻辑上看,葛兰西、卢卡奇和柯尔施,以及霍克海默、阿多尔诺、马尔库塞开创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在英国和北美发展起来的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又有着学术传统上的区别:前者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主要以德国、意大利和法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主,创立的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亦可称之为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后者是在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传统中发展起来的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这种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有与英美的分析哲学相结合而发展起来的分析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与北美的民粹主义相结合发展起来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可以把它们统称为英美马克思主义哲学。西方学者普遍认为,只有前者才是严格意义上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后者已经超出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传统,不应该再称之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我认为,这一说法从哲学传统的分歧看,是能成立的,但是,若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看,后者是从前者中嬗变而来的,不论是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保留了前者的许多特点,鲜明地体现了当代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特点,而不同于苏联和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这又使我们不能够把后者与前者完全分开,进行独立的研究,而应该结合当代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发展及其所提出的问题,研究后者是如何从前者中嬗变出来的,它们与前者的关系如何?它们是如何思考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发展中的危机现象的?

这样一来,我们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就应该包括两个相互联系的方面:一个方面是研究欧洲大陆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形成和发展,探讨其传统及内部分歧;另一个方面是要研究英国和北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揭示它与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的联系和区别,以此探讨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嬗变。只有通过这两个方面的研究,我们才能展示20世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较为完整的风貌。

二、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形成和发展

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主要是在两个思想派别中发展起来的:一个思想派别是以葛兰西、卢卡奇和柯尔施创立的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思想派别的创始人都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家,又是亲自投身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家。由这双重的身份所决定,他们始终把理论的创造与他们的革命实践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力图从哲学本体论上重建阶级意识和马克思的批判理论。他们也由此而被称之为上层建筑的理论家、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另一个思想派别是由霍克海默、阿多尔诺和马尔库塞创立的法兰克福学派。法兰克福学派是由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青年知识分子组成。与葛兰西、卢卡奇和柯尔施不同,法兰克福学派的成员,除马尔库塞等少数人外,大多数人都坚持无党派的立场,在哲学上,他们不主张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本体论,而力图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层面上重建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理论,以开展对资本主义的现代性文化的批判,因此,他们理论创造的目标始终是现代文明批判,他们把这种理论统称为批判的社会理论。

这两个派别的不同倾向决定了它们在以后的发展及其历史影响:葛兰西、卢卡奇和柯尔施创立的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法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们所继承和发展。法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们,如列菲弗尔、萨特、德·波伏娃、梅劳·庞蒂等人,面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科学技术的发展及其所带来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变化,开展了以现代性批判为中心论题的哲学研究,在对待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资源上,他们既借鉴卢卡奇的思想成果,也借鉴了法兰克福学派的早期思想家的许多成果,但是,在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体论和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传统上,却承袭了葛兰西、卢卡奇和柯尔施开创的哲学思路,所不同的是,他们把批判的主体从阶级意识转向了生存的个体。这一理论对西方的“新左派”运动产生过直接的影响,也因“新左派”运动的失败而被阿尔都塞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所取代。阿尔都塞反对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把意识形态本体论化,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的理论,但是,在对现代性和意识形态的国家机器的批判性上,他依然保持了列弗菲尔、萨特创立的法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传统。可以说,阿尔都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既是对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批判,又是这一哲学的变革和发展。从这一点上看,佩里·安德森把他划为西方马克思主义谱系中的一员是十分准确的;与之不同,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的社会理论的变化不是在外部找到自己的发展形式,而是在其内部通过研究主题的转向而实现的。它的研究主题的转向,最根本的是从对社会形式的纯粹批判转向对社会形式的批判重建。法兰克福学派由此而分成了第一代和第二代。哈贝马斯就是第二代法兰克福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

从总体上看,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虽然是沿着两种不同的路向展开的,但是,相对于第二国际和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来说,他们的理论还是有许多共同的特征。我们可以依据哲学传统的基本构造,把他们理论的最主要的共同特征概括为五个方面:

第一,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不同意第二国际的马克思主义者把马克思主义定义为社会主义学说,把哲学只是当作社会主义的方法来加以研究,明确地提出马克思是一个哲学家,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都是马克思哲学的内容,是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有机组成部分。从这一观点出发,他们的全部工作就是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所以,在他们那里,西方马克思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同等意义的概念。可以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在20世纪发展成为最重要的哲学思潮,正是他们卓越创造活动的结果。

第二,结合当时欧洲发达工业社会的特点,探讨国家和意识形态问题,从哲学的层面上剖析了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创立了革命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市民社会成为上层建筑中的一个相对独立的层面,支持着资本主义社会的意识形态,阻塞了无产阶级革命,因此,市民社会、国家和上层建筑的问题成为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最主要方面。面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这一特点,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发展了马克思关于意识形态批判的学说,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和意识形态理论。这就使他们的理论在哲学形态上明显地区别于第二国际的马克思主义者和苏联的马克思主义者创立的以经济形态和生产力理论为核心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第三,在日常生活的层面上,开展资本主义的文化批判,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文化哲学转向。为了开展市民社会和意识形态的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者转向日常生活领域,开展文化哲学的研究。他们的文化哲学研究有着十分广泛的内容:有对政治、上层建筑领域的道德、意识形态的文化批判,有在日常生活层面上的大众文化批判,有在文艺、美学领域的现代性批判,等等。这些文化批判都是围绕着现代性的批判展开的,体现了20世纪欧洲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走向。

第四,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抽象概念的研究,而是深入的分析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在此基础上重建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

第五,强调马克思哲学与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之间的联系,着重阐发马克思有关意识形态的能动性的思想,从而把马克思哲学定义为历史的辩证法,或历史的唯物主义,同时,明确地反对苏联马克思主义者从认识论和自然观的角度定义马克思的辩证法。

以上五个特点构成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的内核。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由此内核而获得了较为确切的含义:西方马克思主义既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政治概念。作为一个地理概念,西方马克思主义是指西欧发达国家的马克思主义;作为一个政治概念,西方马克思主义是指有别于第二国际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和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卡尔·柯尔施称这种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是“共产国际自身内部一个敌对的哲学流派”[5]。作为一个敌对的哲学流派,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主要与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相对立,这种对立不只是哲学传统的区别,还包含着政治、意识形态上的深刻分歧。由于有了这一确切的含义,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不论是在英国和北美,还是在东欧和中国,都被当作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种传统、一个整体来研究和借鉴。

三、英国和北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形成和发展

英国和北美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早在20世纪20~30年代,葛兰西、卢卡奇的学说就连同列宁的学说一并传入了美国。当时,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无论是列宁哲学,还是葛兰西等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都不适合美国后工业社会的特点,美国必须创造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由此出发,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根据美国社会的需要有选择的吸取了葛兰西的文化批判的思想和列宁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创造了实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实用主义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美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创形态,鲜明地体现了美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同于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特色。但这一形态并没有在美国持续的发展。20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美国政府推行麦卡锡主义,把高等院校中讲授马克思主义的教授们或者关进监狱,或者解聘,致使美国高等院校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几乎中断,美国的实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也中止了自己的发展,不再对美国人的世界观产生影响。美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再度兴起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与前一阶段的发展相比,这一阶段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具有四个特点:其一,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以新左派运动为基础,不再以夺取无产阶级政权为目标,而主要对资本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展开文化批判;其二,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再用于指导无产阶级革命运动,而变得越来越学术化了;其三,在对待国外马克思主义的资源上,这一时期的马克思主义者开始系统地研究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力图以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思辨的思维方式批判和改造美国哲学。所以,在这一时期,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在美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当然,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并没有因此而把美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归属于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而是强调美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独特性。弗雷德里克·詹姆逊是受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影响最深的美国学者之一。他在谈到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发展时,明确地指出:美国的马克思主义与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是两种不同类型的马克思主义: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是“符合社会主义集团中革命后的工业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美国马克思主义则属“后工业化马克思主义的语境”[6];其四,这一时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以当代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生态问题、性别问题、民族问题、种族问题、全球正义与和平、文化帝国主义等为主题,创造新的理论和哲学形态。其中,在当今世界最影响的理论是新帝国主义理论,最有影响的哲学形态是生态学马克思主义。

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在加拿大有着同美国相似的经历。严格意义上的加拿大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创造是从20世纪70~80年代开始的。这一时期,加拿大的马克思主义者通过欧洲大陆西方马克思主义认识了马克思的辩证法,并把它运用于分析北美社会的问题,创造了生态学的马克思主义。本·阿格尔在他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一书中,专门论述了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对北美马克思主义创造所起的这一积极作用。他指出:西方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充满活力的学说,它的理论表明,“马克思的辩证法能够适用于20世纪80年代的北美社会,并能作为民主的、社会主义阶级激进主义的一种有效的理论和政治武器。”[7]这就为北美的马克思主义者把“马克思主义的重大主题美洲化,为创造一种把根本上属于非极权主义传统的民粹主义与较传统的欧洲社会主义思想融合起来的北美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8],而他所创立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就是“这种马克思主义与美洲民粹主义的融合”[9]。

对比美国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生态学马克思主义作为北美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创形态,是北美马克思主义把西方马克思主义北美化的成果,它融合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有关马克思辩证法的思想,却赋予了它以北美的问题和思想传统,使它成为一种有别于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的哲学传统。

与美国和加拿大的情形不同,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在20世纪70年代英国分析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造中遭到了激烈的抵抗。英国伦敦大学的教授G·A·柯亨是分析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他在他的第一部分析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著作《卡尔·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一个辩护》的序言中明确提出:他所阐发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根本不同于阿尔都塞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阿尔都塞以法国人的思维方式阐发出来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是“含混”[10]的,而他所阐发的历史唯物主义具有概念的“明晰性”[11],是“一种站得住脚的历史理论”[12]。柯亨的分析的马克思主义提出后,虽然受到了很多的诘难,但它作为一种现象在英国和北美国家得到了发展,成为当代英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独特形态。

对比北美和英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和分析马克思主义的创立,我们可以发现英美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一些马克思主义者系统地接受欧洲大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思想,以此来改造本民族的哲学思维,比如美国的詹姆逊;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吸取欧洲大陆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资源,创造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造就属于这一种;还有一些马克思主义者是在批判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思辨传统中发展起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如此。除此之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兰克福学派被迫搬到了美国,一方面使美国人了解和接受了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的社会理论,另一方面法兰克福学派的成员受到美国的经验思维方式的影响,了解了后工业社会的问题,并把这些融入并丰富了批判的社会理论。这些复杂的关系表明,英美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在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我们要了解和研究英美马克思主义哲学不能不理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不能不研究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对英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肯定的和否定的影响。但是,由于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已经超越了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我们又不能把它们归于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传统之中,而必须把它们作为从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中嬗变出来的哲学传统加以研究。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看到了四种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的形成及其特点:一是葛兰西、卢卡奇和柯尔施创立的、在法国得到新的发展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二是法兰克福学派创立的批判的社会理论;三是融欧洲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于北美的非极权的民粹主义传统和当代社会问题研究而形成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四是在批判欧洲大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思辨传统中发展起来的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这四种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中,前两者是属于欧洲大陆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后两者构成了英国和北美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把握这四种哲学形态无论对于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还是讲授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课程都是必要的,因为,只有以这四种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为主线,把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作20世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加以研究,才能揭示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特点及其规律、才能清晰地展现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来龙去脉。至于在这四种哲学形态之外的学派,如西方“马克思学”和后马克思主义思潮等,只能作为这一主线中的枝节加以介绍。

【注解】

[1]本文根据作者即将出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简明教程》第四编的概论部分改写而成。

[2][英] 佩里·安德森:《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7页。

[3]见:[英] 佩里·安德森:《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36~37页。

[4][英] 佩里·安德森:《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30页。

[5][德] 卡尔·柯尔施:《马克思主义和哲学》,重庆出版社1989年版,第72页。

[6][美]弗雷德里克·詹姆逊:《语言的牢笼 马克思主义与形式》,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第9页。

[7][加]本·阿格尔:《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2页。

[8][加]本·阿格尔:《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3页。

[9][加]本·阿格尔:《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3页。

[10][英]G·A·柯亨:《卡尔·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一个辩护》,重庆出版社1989年版,第2页。

[11][英]G·A·柯亨:《卡尔·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一个辩护》,重庆出版社1989年版,第2页。

[12][英]G·A·柯亨:《卡尔·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一个辩护》,重庆出版社1989年版,第1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