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仁勇:何必把加藤嘉一当做民族主义情绪发泄口

分类: 社会观察 作者: 时间:2020年01月15日

「何仁勇:何必把加藤嘉一当做民族主义情绪发泄口」是一篇关于“加藤嘉一,民族主义,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一五一十部落(专栏),由何仁勇(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社会学,社会学专栏”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最近,一个叫加藤嘉一的日本年轻人被推到中国舆论的风口浪尖。根据媒体报道,加藤嘉一因在南京先锋书店的一次讲座中,发表涉及中日历史的言论,引发争议。继而,甘肃农业大学“坚决制止”了学校社团邀请加藤嘉一到校访问交流的计划,更在网上引起了“行政干涉学术”之争。

  以讹传讹的所谓“否定南京大屠杀”

  那么,到底加藤嘉一发表了什么言论,导致千夫所指呢?

  据了解,加藤嘉一于5月20日在南京先锋书店举办了一次讲座,题目叫《致困惑中的年轻人》。这次讲座的视频链接,6月9日凌晨也被加藤嘉一发在个人微博上。

  视频显示,加藤嘉一在回答听众提问时表示:一方面,普通民众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对于政府而言,都需要反思,“不管日本,还是中国,包括日本人,在当年的二战……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错误决策和判断?”另一方面,是要透过不同渠道了解历史,得到自己看得着、摸得到的“对你来说的真相”。“在这个意义上,当年在南京,所发生的事情,我始终不明白”,他接着表示,正是由于中日说法不一,所以他也不明白真相到底是什么,因此只有按照他所提的多渠道方式“耐心地去做”。

  这段言论是否正确,姑且不论。至少,就这段视频而言,加藤嘉一根本就没有否定“南京大屠杀”,更没有谈到“钓鱼岛”问题。因此,所谓“否定南京大屠杀”言论不过是颇具中国特色的以讹传讹。就像张三在山脚说了一段话,“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热爱中国共产党。”但传到山顶时,这句话却被改成了,“打倒……共产党。”

  老实说,我也不喜欢加藤嘉一的某些言论,不过,最好不要把不是他的言论,强加在他头上,然后群而攻之。先往墙上射箭,再在箭上画一个圈,这种做法当然是百发百中,可惜正常的射箭人都不会这么做。

  行政干涉学术尤为不该

  令我对这件事情产生兴趣的,是甘肃农业大学的“坚决制止”。

  不久前,甘肃农业大学学生微博协会通过网络,邀请加藤嘉一来学校访问交流。甘肃农业大学校方获悉此事后,“高度重视”,并予以了“坚决制止”。

  针对有网友质疑此举是“行政干涉学术”,甘肃省教育厅方面随后在微博回复说,“个人受委屈可以忍受,民族的荣誉和自尊一点都不能受玷污,这应该是中国人的底线。”,又对媒体称,“制止加藤嘉一的理由也正如其在微博上所表达的,一直以来,加藤嘉一公开质疑南京大屠杀的真实事实,并要求中国人反思为什么被屠杀。同时,加藤嘉一还鼓吹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

  但还是没有回答“行政干涉学术”的质疑。

  甘肃农业大学学生微博协会邀请学者来访问交流,实属正常的学术交流。与在南京先锋书店的讲演一样,这一次加藤嘉一的演讲主题,也并不涉及“南京大屠杀”、“钓鱼岛”等敏感问题。退一万步说,就算加藤嘉一在“南京大屠杀”、“钓鱼岛”等敏感问题存在令人不悦的观点,只要他不在讲演里公开发表,就不应该制止他发表正常的学术讲演。

  我知道,很多“左派”立场的朋友肯定不会同意我的看法。在他们看来,只要你曾经发表了令人不悦的观点,那么不管什么场合,都应该封杀你。好吧,我来举一个例子。假定孔庆东先生被某大学的学生组织请去演讲“现代文学”,教育主管部门和该大学却以孔庆东先生曾经发表过过“三妈”言论,而“坚决制止”,您会作何感想?

  我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行政干涉学术”。我坚决认为,“行政干涉学术”本身的危害性,远远大于任何一种学术交流可能带来的危害。

  契约精神应该获得尊重

  最后想谈一点契约精神。

  甘肃农业大学学生微博协会邀请加藤嘉一进行学术交流,这是一种契约,双方都应该遵守。如果加藤嘉一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地点出现,他是违反了契约;如果他在演讲中发表与主题无关的言论,或者进行广告宣传,他是违反了契约。在对方没有违反契约的前提下,甘肃农业大学学生就应该提供场所,以及其他约定条件,以方便对方完成契约。甘肃农业大学校方和甘肃省教育厅罔顾这一点,粗暴制止邀请计划,既是“行政干涉学术”,更是违背契约精神。

  中国人比较缺乏契约精神,这是我的一个判断。网上有超过90%的网友对甘肃农业大学校方和甘肃省教育厅“封杀”加藤嘉一表示赞成,更加重了我的这个判断。当契约对我有利时,我就遵守;当契约对我不利时,我就破坏。这种无视契约精神的行为,流失的是“诚信”,破坏的是整个社会赖以运转的基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