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巧祎:大型活动安保,纽约怎么做

分类: 社会观察 作者: 时间:2020年01月16日

「庄巧祎:大型活动安保,纽约怎么做」是一篇关于“大型活动安保,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澎湃新闻网(专栏),由庄巧祎(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社会学,社会学专栏”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在纽约跨年,看时代广场的水晶球降落、写着众人心愿的纸片飘下,与上百万人一起欢呼迎接新年,是很多人梦想清单上的一项事。每年纽约冬季的严寒、漫长的排队等待、没有食物和水、没法上厕所等等困难,从来就没能吓走真正有毅力有决心到时代广场跨年的人。

虽然人多拥挤,且纽约一直是恐怖袭击的重要目标,但纽约警察都会自豪地表示,跨年夜的时代广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除了跨年活动,纽约每年举行的大型活动众多,马拉松赛、国庆节烟火秀、圣派特里克游行、感恩节、万圣节游行、联合国大会等等。自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纽约市就开始大力加强城市安保。保障公众安全是纽约警局最关注的目标。

大型活动举行前,纽约警局都会召开相应的记者会,向媒体和公众介绍活动的安保细节。因为一般大型活动都会涉及在某些主干道设置路障、某些地区无法停车、地铁改线等安排,会影响地面交通,因此会提前告知。

以这次的跨年庆典为例,纽约警方和活动主办方Time Square Alliance合作敲定了方案。按照安保安排,在交通方面,从12月31日凌晨到1月1日凌晨1点,南北向的6大道、8大道之间,东西向的33街到59街都禁止停车,警方也搬走了附近街区的垃圾桶、邮箱,避免不法分子在垃圾箱中藏匿危险物品。从12月31日早上4点开始,部分街区就开始禁止车辆通行。从12月31日晚7点开始,时代广场附近的地铁站出入口都会暂时关闭,直到1月1日零点一刻再重新开放,地铁也会跳过几站。这样就能保证没有新的人流涌入。

在入场和人群控制方面,纽约警局也十分警惕。12月31日早上4点,纽约警察就开始在提前划定的戒严区放置铁围栏:一方面,是在外围街道放置围栏,设定入口检查点;另一方面,在区内,还用铁围栏围成方块状,警察将这称为Pen。

Time Square Alliance和纽约警局已提前通知媒体和公众:不能带背包、不能带酒,在入口检查点,还有金属探测器。纽约一条街比大道短很多,整个戒严区像一个大长方形,6大道到8大道,从37街到59街,大约2条街之内,就会有一个入口检查点。8点前警方就已经放置好了铁围栏。而戒严区内的观景区大约是42街到50街,位于7大道和百老汇大道中。(2011年时的数据是,共有16个入口检查点,划了65个区。)大约早上10点,就会有很多人开始入场。在经历严格的入场检查后,群众会被引入围栏围起来的小区域,即Pen里面,当人群达到了小区域的容量,围栏就会关上,如果进去的人出来,就再也进不去了。警察每年都会根据前一年的情况做些微调。比如近几年在1点多人群数量就开始迅速增加——因为大家想看彩排,警力也会相应地在这个时间逐渐增多。

大型活动举行时,纽约的地铁站、地面都会出现很多巡逻的警察,特别训练的警犬也会增多,这些警犬嗅觉灵敏,能嗅出是否有炸弹、爆炸物。普通的巡警、便衣警察会在现场、活动区高楼的天台、附近地铁站等地加强巡逻,每个街口还会有警员驻守。联邦调查局(FBI)探员、拆弹组和化学生物威胁特别小组的成员、警局反恐部门的警员,也都会在场。跨年活动中 ,几乎每个街角都能看到警察驻守,其在场也能保证观众进场、退场有序。

时代广场附近也有许多酒店、剧院,警察也会与这些机构密切合作,确保没有携带可疑物品的可疑人士。当晚执勤警察的数量,预计是平时的数倍——新增了上千名警员。除了地面,警局的巡视飞机也会出动巡航,海船也会在哈德逊河和东河上巡逻,以备紧急状况。

后方的反恐情报部门也丝毫不松懈。在纽约遭遇“911”之后,城市内的闭路电视摄像头增加了不少,去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后,纽约市又新增了100个移动摄像头,路面状况会通过摄像头传回警局总部,反恐部门人员会及时筛查可疑情况。后方人员中,有负责分析情报的,负责在社交媒体上监控舆论的,如果工作人员发现特别情况,会通过通话系统,跟前线的警员沟通。

最近,因此前密苏里小城弗格森发生非裔青年被警察枪杀一事,再加上纽约史丹顿岛的非裔小贩遭遇警察锁喉死亡,全美抗议警察暴力执法的游行示威很多,甚至还间接导致纽约两名警察遭遇伏击,被非裔男子射杀。在跨年夜活动前,媒体报道称,有帮派分子在推特上发信息称,计划在跨年夜当晚再次杀害警察,也有和平示威者计划当晚九、十点钟时从联合广场开始集合游行示威。在反恐情报部门的严密监察下,活动开始前,已经有十余名涉嫌袭击警察的帮派分子被逮捕,而游行示威队伍在11点多时被拦在了戒严区外,并未对跨年活动造成任何影响。

纽约也常举行许多大规模的游行、集会、比赛,这样的活动都需向纽约警局申请Permit,路线需要跟NYPD商议决定。笔者今年9月21号参加过“人民的气候游行”(“People’s Climate March”),这个活动吸引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约40万关心气候谈判的人士参加。在这次活动中,我们一路游行时,看到两边都设置了路障,每个街口都有警察,但并没有如时代广场跨年庆典一样严格的入场安检措施。

笔者也围观过万圣节游行、灯光秀等大型活动,警察也无处不在。他们会在游行队伍中,协调不同方阵的距离,确保人群不会太过拥挤。你可能也会看到,他们在地铁口维持秩序,安排地铁站内的人先出来,让想进站的人先在外候着,协调人流移动。

在大型活动发生时,除了警局加强警备,纽约市其他职能部门也十分警觉。“911”发生后,美国许多大城市都开始有意识制定了灾难应急计划(Contingency plan),并进行演习,城市内的各大社区内部也有具体的职能分工,保证应急反应迅速及时,相关部门能快速合作,减少内部沟通成本。

灾难应急计划,也在许多挫折失败中得到不断完善。经历过“911”,目睹了波士顿爆炸案的恐怖袭击,再加上纽约遭受过大雪、洪水等自然灾害,还有类似HINI流感病毒、埃博拉这样的传染性疾病,在这一系列公共安全事件之后,纽约市各部门、各社区的合作沟通能力、反应速度都有所提高,这也为纽约五大区举行大型活动积累了安保应急经验。

市政府部门、警局NYPD、火警FDNY、呼叫中心系统、医院系统、隶属MTA管辖的公共交通系统、机场、港口,以及避难所、社区等相关部门,都会制定大规模伤亡意外应急计划(Mass Casualty Incidents,MCI计划),灾难应急计划不仅停留在政府部门之间协作,而是落实到社区。在某一区举行大型集会活动时,该区还需要根据活动性质、地点、潜在参与人数进行全面的威胁危险分析,确定相关负责人以及联邦、州、市各级部门的合作步骤,预估应急计划所需的人力物力资源,并确定调度方式等。

以纽约马拉松为例。今年11月的马拉松赛,有5万人报名参加,纽约警局约有4000名警员出动巡逻。马拉松赛跨纽约市五大区,活动主办方New York Road Runner与纽约警方、FBI等部门紧密合作,从确定路线到安保细节安排等,各方面都有严密计划,除了此前提到的纽约警局高度戒备的安检,划定戒严区,控制地铁,暂停公路、大桥交通等措施之外,由于马拉松赛中还可能出现参与者跑步时受伤、休克等状况,活动主办方一方面安排了大量医务志愿者,在跑道两旁等候,路线附近的医院也会有相应的应对计划。受埃博拉病毒影响,来自非洲的选手也必须确定国籍,此次活动没有来自西非埃博拉重灾国的选手。受波士顿爆炸案影响,警方也带着特训警犬在终点线处搜查,是否有爆炸物品。终点线处也设有检查点,终点线中央公园的几个入口也暂时不允许公众进入。

虽然最近因警察过度执法、歧视执法造成伤亡,导致美国警民关系紧张,但无法否认,对人口超过840万、人流量极大的纽约来说,纽约警察在维护城市治安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最近纽约示威游行众多,近几个月又有埃博拉危机,以及来自伊斯兰国的潜在恐袭威胁,笔者在国内的家人也时常担心,多次告诫笔者,尽量少到人多的地方,不要参加游行活动。虽然如此,我自己每次出门,在地铁站看到身穿NYPD警服的警察带着警犬巡逻,通过新闻了解到市府为保障城市安全所做的具体工作,都会觉得,在这里生活,又心安了一些。

(作者系雪城大学马克思威尔公民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关系硕士,现供职于纽约华文媒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