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有志:名为《小镇喧嚣》,实属理性解构

分类: 文学 作者: 时间:2020年01月16日

「朱有志:名为《小镇喧嚣》,实属理性解构」是一篇关于“小镇喧嚣,社会经济”的深度文章,最早发布在(专栏),由朱有志(作者)创作而成。本文属于“天益学术,语言学和文学,文学读书”的范畴。仔细阅读本文,能够增加您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的知识。

  毫不夸张的说,学术殿堂的构建和辉煌,在于学术的不断边际前进,它既是学者探幽究微之路,也是学界添砖加瓦之旅,由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吴毅教授所著、三联书店于2007年10月出版的《小镇喧嚣:一个乡镇政治运作的演绎与阐述》一书则是学术殿堂内新添的又一厚重的基石。作者在该书的谋篇布局中,采用个案实证研究方法,以国家-社会理论为视角,通过人类学“过程-事件”分析的研究策略和故事化的描述方式去洞悉与解释基层政治,揭示乡镇政治运行,即基层政权、村级组织、农民在复杂的互动结构中博弈共生的内在逻辑,以期以“通俗化叙事”承接更为宏大的学术关怀,无论从现实探讨或理论构建上看,该书都不乏为“一坚三新”的好作品。

  “一坚”是坚持了人类学研究所需的田野研究理念和研究方法。需要说明的是,人类学倡导的“描述”方法以更为细腻的笔法和更为场景化的叙事展开,这就要求将研究置于一个特定的情节氛围中进行,而不是仅仅基于经验性质上的“解释性理解”。由此,将研究者置于特定的发生场域中,在对研究对象的过程-事件的观察和体验中确立相应的分析和意义构建,对于一个田野工作者来说意义重大。作者在“将项目由最初确定的应用对策性研究变更为解释性学理研究,对我所选定的‘小镇’作人类学式的深度考察”的研究目标确定之后,坚持了田野研究理念,独自在一个小镇进行了长达一年半以上的跟踪调查,获得了丰富而翔实的一手研究素材,乡镇政治运作研究全面依托小镇本身的人物和事件展开,作者在遵守研究伦理的基础上,力求以一个临摹者身份对事件进行描绘,以一个思考者身份对描述进行建言,在政治运行实态研究中采用主流社会学研究中不常使用的人类学“描述”法,既是对政治学研究方法的新尝试,也是对实证研究中田野研究理念的再坚持。正是这种田园研究理念向政治研究领域的拓展,为基层政治研究开辟了新的道路、指明了新的方向,意义深远。

  “一新”是新的切入点。在被视为微观领域的乡村研究中,无论是经济现象,还是社会问题,学界约定俗成的基层乡村研究对象一般是村,受中国早期本土人类学研究传统影响的以村为考察单元的微观社区研究的烙印明显;近期的研究有不少倡导以县为单位研究农村政治。但需要说明的是,原有的对村庄的诸多思考多停留在文化与观念形态的层面上而非基层政治发生的角度上,而官僚化、科层化、部门化相对较高的县级政治却难以体现体制与非体制、结构与非结构以及制度与文化在贯通方面所呈现出来的时空统一性和完整性。在这种情况下,作者拟在政治研究方法论上形成突破,在村庄政治的基础上提出“乡域政治”概念,并将其作为基层政治研究的新的切入点。如此一来,以“乡域政治”作为研究单元既可解决有关县域政治研究在田野操作中的困难,又可克服村庄政治研究在时空展示上的局限,是一个推陈出新又现实可行的创举。

  “二新”是新的研究和写作方法。相比以往的基层政治研究,作者在该书的写作方法和研究方法上进行了新的探索。在已有的大多数基层政治研究中,采用人类学的“过程-事件”分析写作的不多,使用共时性写作方式的更少。原因在于,叙事性的描述多以时间为线,将所进行的事件有效的串联,历时性方法在技巧的处理更容易把握,一般是作者的首选。作者在该书中却另辟蹊径,采用共时性的写作方法,注重对当下时刻乡域政治运作过程的多项面展示和剖析,尝试在多重复线展开的“叙事”之中去求得对研究对象更为立体的体察和理解,力图通过多层次、多方位、多角度对个案进行深入研究以弥补长时段再现研究容易造成的条块分割和线性处理,取得了很好的研究效果。另外,该书一改过去政治研究惯有的宏观特性,不再继续以宏观政治研究中依循的理路去处理微观政治材料,而是切入乡镇,从下往上看,由内往外看,创造性的挖掘了基层政治的非体制、非结构、非正式的特征,有效的将政治研究的宏观特性和基层政治的微观景象结合起来,是该书的又一创新。

  “三新”是新的分析理念和结论。新的分析理念和由此派生出来的结论是该书的又一大特色,在目前的乡村政治研究中,基层政权-村级组织-农民的三重互动仍然是一个很有影响的概化分析模式,作者在该书的研究写作中接受这种观点,以国家-社会的二元理路为支撑,将三者置于一个分析框架之内,并引入乡村政治互动博弈分析理念,对现行三者的身份进行重新定位,分析各个政治组织体的行为动机,探讨乡村政治运行的内在逻辑,拟或为新的政权建设和治理找到新的出路。正是在这种新的分析理念的引入,使得概化的分析模式产生了“老瓶装新酒”的效果,通过对80年代单向度经济改革促发的基层政权运行特征改变和基层政权变迁促成的官民关系变化的分析,得出当前的政府是政者与商者的交相重叠;村级组织是“盈利型”经纪与“保护型”经纪的并置结构;农民则是无权却获得人身自由的新个体。三者在乡村政治舞台上的互动博弈,揭示了三种角色的诸多权力特征所交织、叠加、构制出来的特殊政治逻辑,在日常政治运行中的治理者与被治理者强弱关系的“倒置”;在利益分配过程中政府得大头、农民得中头、集体得小头的新格局;政治行为主体的非正式权力技术开始凸显,这一切都在彰显这样一个结论:小镇乡域政治的过程已经被一种愈加显形化的利益博弈的喧嚣所支配。而当前政权建设和乡村治理的关键在于让政治行动主体各方从“丛林状态”走到一种新的有序竞争的合作博弈中来,让基层政权完成公共权威主体的塑造,让农民转换成按现代权利规则行为处世的公民,为宏观国家纷繁复杂的乡村社会治理开拓了新的完善模式,极具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是乡村政治研究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作者为湖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

标签: